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这是2020年的最后一天,庚子年,从来没有平凡过。今年,也不例外。用一个画展来迎新,有着对未来的期许,经历过疫情横扫的人们,珍惜眼下的时光。

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两点,由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浙江联络部和浙江艺术教育发展中心主办,杭州栖霞艺墅美术馆承办的《“认识高多”油画作品迎新展》开幕。阳光清透,穿过窗户照进了展厅,祥和浪漫的气息,让观者沉醉。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来自各地的朋友,在年末以跨年的仪式感,为高多的画展而来。此次画展展出作品五十多件,以戏曲人物画居多,其中《牡丹亭》的系列就有二十三件,可见他对这经典剧目的热爱。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画展充分体现了高多的绘画精神,艺术的碰撞,源于东西方的文化对话。展览中有两件作品,让人印象深刻。高多说:我把几个同时代的人物放在一起,一个是格拉瓦乔,一个是明朝的汤显祖,格拉瓦乔是个天才的艺术家,汤显祖写出了姹紫嫣红的《牡丹亭》,一个在西方,一个在东方,再加上一个八大山人。我只是想说明,世界的文化都是可以共融的,没有多大的区别,就是画得美写得美。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四点,在排练《玉簪记》的浙江京昆艺术中心国家一级演员杨崑匆匆赶到。杨崑与高家渊源久矣!三十年前,高多就曾画过杨老师在舞台上的表演场景,十二年前,又因为西湖申遗之渊源,在唐云艺术馆举办的《高马得戏曲画展》上,杨崑登台演唱《长生殿》选段,今日为高多画展而来,感叹时间流逝,更为“马派”艺术后继有人倍感欣喜。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高多说,我看到很多文章写马得没有后人了。传承,其实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,昆曲京剧有什么派什么派?都有传承人。传承的本身是不可以变的,如果变了,就不是传承了。古往今来,传承的画家流派多了去了。希望我能把“马派”戏曲画传承发扬光大!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作为一个画二代,既有艺术滋养深厚这一优势,又有传承与发展带来的压力,其中的滋味,也只有当事人自知。父亲高马得,于高多而言,就是一座高山。在戏曲人物中国画的创作上,高多惟有更好的传承。

了解经典的剧目,锲而不舍的坚持,才能创作出有特色的戏曲画作品。但是,在油画创作上,高多希望能形成自己的绘画语言。他说,相信会有一天,大家再介绍我的时候,会说,我是高多,马得是我爹。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前年十一月去西班牙,高多前往马德里的普拉多艺术馆看展。看完之后,他突然觉得没法再画油画了。外国的绘画大师的巨作,给了他沉重的压迫感。

他说,早年,我都是在画册里,才能看到西洋油画,实在无法与原作相比。在美术馆里只要一回头,都是我儿时崇拜艺术家的大作,看得我惊心动魄,都想在西班牙买个房子,天天看艺术馆。我认为中国画、油画、水彩是相通的,都可以转变。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展览开幕式,采用线上线下同步举行,有很多未能亲临现场观展的朋友,通过网络直播共同见证。高多的导览,极为生动,带有南京口音,幽默风趣的介绍,引来观众笑声不断!一时,收获粉丝众多!大家都亲切的叫他:多多老师。2020年最后一个午后时光,我们与美好同在!高多历经磨难,这次画展的举办,像是他的新生。

展览开幕后两日,他赴了杨崑老师的约,欣赏了在杭州大剧院演出的《玉簪记》。台上杨老师在演出,台下高老师在创作。如此这般,可谓知音也!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高多的母亲陈汝勤女士,是2020年2月仙逝的。老太太有先知,临走前,开心的和家人聚餐,还画了画。她画的那幅作品是《钟馗嫁女》,是她挚爱一生的爱——马得先生的经典之作,她拿着画笔,画了绽放的礼花,与这个世界永别。

转发陈汝勤老师写给老三高多的文章,怀念这位艺术一生的美丽奶奶。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老三高多

——陈汝勤

高多出生于1958年,是“大跃进”、多快好省的年代。当时运动多,工作忙,生活苦,我本不想再添孩子了,那时要不要孩子也归组织管,党支书做了我的思想工作,劝我留下。取名高多,多快好省的多。他长大后一直有个错觉,认为自己是多余的多。

1969年我们全家下放,高多才11岁。在农村读书时,他黑黑的,和农村孩子一模一样。1973年全家回城,他高中毕业后,“上山下乡”的运动还没有结束,赶上个末尾,他下放到南京的江北六合县农村插队。

他学过几年画,一心想考南京艺术学院和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。有一天生产队的大喇叭忽然通知他考上了晓庄师范,他既高兴也不甘心,但上学总比下乡强,晓庄师范又不收学费。晓庄师范毕业后,他分在中学做美术老师。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改革开放以后,他不安心,开过饭店,隔壁大娘说这个老师不是开店的料,没有商业头脑,不久饭店就关门歇业。由于种种原因,他与老婆离了婚,把房子给了对方,自己只拿了书、画、画具、衣物,净身出户。

他追求艺术家的生活方式,在美丽的紫金山下,明代古城墙下租一间农民的房子画画。那时还没有画家村,他和几个流浪画家做伴,刻苦用功,生活无以为着。他又不安心,再一次开了个小饭店,没几个月又歇业了。种种失败使他丧失信心,患了忧郁症。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有一天他曾沿着长江走,似乎有一种声音让他走进江里,他不自觉地走近了,结果又走远了,直到夕阳西下,走到了一个朋友家。一夜过去,他又回到城里,就这样几度在生死线上挣扎。

后来有了一个机遇,他在《服务导报》学排版,又为一个儿童英文报设计版面,薪水可观,不料又被其他人取代。

他在生活的变幻无常中走过很多弯曲的路,但他始终如一地热爱着绘画,画画救了他,给了他活着的勇气。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高多头上有两个旋,犟,死心眼。画画帮他推开压抑和郁闷,解开枷锁,放开心扉,他现在既无工作也无房子,但他有朋友,他与人交往,没有利害关系。他看起来憨厚洒脱,很多人愿意跟他玩,甚至还有女人爱他,这也是一种幸福。

他从小就热衷于油画,素描基础好,画谁像谁,画过几十上百张风景人物。他对爸爸的画并不在意,总是去找画油画的老师。一次朋友的母亲说:“你这不是拿着金饭碗讨饭嘛?”他去拜访画家董欣宾,老董对他说:“你回去把你爸爸的画临摹一百幅,比什么都强。”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这些话提醒了他,自己的爸爸妈妈不都是画画的嘛,他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。他以前一直不关心国画,不了解中国戏曲,当昆曲被联合国评为世界文化遗产后,他开始关心昆曲,去看戏,与剧院的人交朋友,看爸爸的画,开始画国画。从此他一门心思学爸爸的画,喜欢上了昆曲,为昆曲演出设计舞台背景,参与戏剧动画片的制作,国画油画都画,忙得不亦乐乎。

迈过生死的坎,他似乎大彻大悟,整天乐呵呵的,无忧无虑。他现在在江心洲租了一大套毛坯房,200多平方米,一个大厅,3间房朝阳,-间做画室,一间做书房,还有一间做卧室,一进门有自制的小吧台,有土灶形状的煤炉,两根雪亮的烟囱管子,炉子里没有火,上面放着热水壶。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大厅里到处放着满满当当不同类的物件,墙上有自己写的吉祥对联,有从乡下买来的竹质小椅子,也有宜家买的方桌。酒吧里有外国的和中国的酒,藤制小茶几上摆着才开败的残花,叶子却丰满。对门墙上一个大屏幕,正放着电视剧。进门右边靠墙的一大块地方摆着两个画架,用红漆涂着不完整的画面;墙上挂着几幅才画好的油画,画的是颐和路那一带阳光普照的街道,那阳光似乎把这杂乱的房间都照亮了,那些胡乱涂抹的红色也使这屋子很有生气。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这是一种他喜欢的生活,他自由自在真实地过着幸福的日子。他现在有-个懂他爱他崇拜他的太太小柳。她一专多能,会摄影摄像,喜欢绘画,有美术细胞。她设计的图案带有民间风格。她当过护士长,懂医药,她为他打针,关照他吃药。

他们养了两只狗一只猫,过得丰富多彩。高多现在已经50多岁了,他头上的两个旋也秃了,模糊看不清了,显然他当前活得很幸福,这比什么都好。

认识高多——戏曲油画展开幕小记

高多说,这个画展献给我的父母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文章底部评论留言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(1)
上一篇 2021年6月25日 下午2:04
下一篇 2021年6月25日 下午2:04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